吉他东方

吉他东方 首页 音乐故事 查看内容

市民自豪的音乐节日-采访金刚

2010-7-15 03:38| 发布者: 钢子| 查看: 821| 评论: 1|原作者: 李树泉|来自: 黑龙江日报

摘要: 音乐我喜欢,哈夏始终是我们的节日。改革开放三十年,我们很幸运地经历了中国流行音乐从无到有、从形式单一到门类丰富的过程。可以说,这其中,哈夏功不可没。

《黑龙江日报》主题采访金刚:“改革开放三十年”感言:

市民自豪的音乐节日

 

一、作为热爱音乐的哈尔滨人,音乐在你生活中占有什么位置?哈夏在你生活中占有什么位置?哈夏对你的生活有什么样的影响?

答:可以说,我的一生是注定要与音乐结缘的,虽然我现在还算不上是专业人士,但是,对音乐的喜爱和痴迷却是从很小就开始的。

我的父母和姐姐都爱唱歌,没事儿总唱,我耳濡目染,也喜欢唱歌。家里来客人时,都要给大家表演一番。5岁的时候,我参加了第一次的演出,那是全市的大合唱比赛。我们的合唱队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指挥,后来,我父亲发现我在一旁比比划划,还有点意思,就有意让我来当指挥,按现在的话,就是想给比赛增加点亮点。结果,我一出场,全场就响起掌声,我们的队员也受到鼓励,唱得格外起劲儿。最后我们获得了全市第一名的好成绩。我们那里的学校负责文艺的老师恰巧也看了比赛,她跟别人说,将来这孩子上学,一定要招到文艺队来。结果,我7岁上学的当天,就加入了学校的文艺队。之后,我就经常参加学校组织的演出,唱歌、跳舞、诗朗诵、快板、小剧都演过。到现在我都要感谢老师给我音乐和艺术的启蒙训练。

高中的时候,正是吉他风靡的时候,我很想拥有一个自己的吉他。那时候,吉他在市面上很少见,连教吉他的书都买不到。我一有时间,就揣着家里给的压岁钱,满哈尔滨地转悠,逛那些乐器店,希望能买到心爱的吉他。但是,总是高兴而去,失望而归。邻居一个大哥,喜欢在晚饭后在自家门前弹吉他,我宁可不吃饭也要去看,常常羡慕不已。夜深的时候,常常被蚊子咬了一身包。即便如此,我也不愿意离开。

后来,还是妈妈托铁路的人,好不容易帮着买了个红棉吉他。这让我喜欢得不得了。说实话,那时候真的是把吉他当成宝贝儿一样。人在学校,心却在家里。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手,然后抱起吉他没完没了地弹啊弹,直到饿得不行了,才想起吃饭。困得不行了,才去睡觉。手指被琴弦磨出茧子也不在意。

我是个没啥毅力的人,多次学习英语、锻炼身体的计划都是半途而废。而唯一例外的是对音乐的痴迷,从小到现在始终执着,痴心不改。这么多年,我买的书,70%都是与音乐有关的。

后来,我业余学习了声乐,自学了键盘。与著名吉他演奏家陈宝忠老师学习吉他,但很惭愧,学古典也没坚持下来。因为,我还是对民谣弹唱比较感兴趣。但是,我们师徒的深厚情谊却是一直保持至今。

参加工作后,一直比较忙,但对音乐的爱却是一直也没有放弃。闲暇之余,我把别人用在应酬上的时间都用在了音乐上。不论多忙、多累,回到家,别说是弹琴,就是看着它们都舒服。一弹起琴,思绪飞扬,脑子里哪还有地方放不高兴的事儿呢!?

随着弹琴技艺的增长,我也换了不少琴。电子琴换了6台,吉他换了7把。我把自己工资的一半都花在了购买音乐书籍和乐器上。1998年,我一狠心花了4400元买了个雅马哈电子琴,那时候是市面上最好的了。现在,我还用它做音乐,也很好用。

现在,由于工作的关系,我被调到了宣传部门,专门负责文化宣传工作。这对我来说,真是人生最惬意的事了,因为,我把爱好和工作完美地结合在一起了,我今后的人生也必将在快乐中度过。

后来,我又学习了作曲。虽然没有专业作曲家的理论功底和艺术修养,但我有更多的对生活的感悟和流于心底的旋律。我的歌曲多次参加我们行业的比赛并获奖。去年,我参加了中央大街街歌的征集比赛,我和同事创作的《美丽的街》获得了专家组和网友的一致认可,并最终入选。听着自己创作的歌曲在哈尔滨的名片、百年老街——中央大街上回旋,我的心也和歌声一起荡漾。

哈尔滨之夏,是哈尔滨的特产,也是令哈尔滨市民自豪的音乐盛宴。我记得小的时候,在只能从收音机里欣赏歌曲的时候,一到哈夏,就会有很多好听的歌曲出现,市里也经常搞演出,那时候我就象过节一样高兴。邻居们都说,钢子在家,他家的歌就不断。

哈尔滨之夏为我打开了音乐的大门,各种各样的音乐会令人耳目一新、目不暇接。而那时候,家里根本没有看音乐会的这项支出,我们只能到广场上去看露天的音乐会。为了看演出,常常要提前出门,走很远的路,但对于音乐会带给我的享受来说,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二,请谈谈你的哈夏经历,譬如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哈夏的?听过哪几次哈夏?自己买票还是赠票?印象最深的是哪一次?最喜欢的节目是什么?为什么?

答:说到哈尔滨之夏,我在上高中的时候就参加过。我们那里连着演出了好几天,每天的节目都不同。演出前,大家集中排练,到处都是乐器啊,我碰碰这个,弹弹那个,爱不释手。后来参加工作了,2000年哈夏组委会在防洪纪念塔举办广场艺术歌会,我还担任了我们单位的主持人。那时候,从台上望下去,防洪纪念塔是人山人海,我们的演出很受群众的欢迎。后来,我们单位每年到哈夏的时候,都经常搞大合唱的演出,我每次都把它当成一件重要的任务来完成,抓好每一个细节,保证演出效果。现在,我们单位的大合唱演出在哈尔滨都小有名气,几乎成了我们对外宣传的一个品牌。

由于工作比较忙,所以,看哈夏音乐会很多时候都是通过电视,虽然和现场感觉要有不同,但是,我却能体会到现场的氛围。印象最深的是最近几届,哈夏已经形成了国家级的规模,几次有影响的大赛,使得它的名字焕发出了新的光彩。

我最喜欢的还是流行音乐、原创歌曲,象流行器乐演奏、新歌新人比赛等等。而交响音乐会,我也很喜欢,但看得多的却是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转播。我想,我们哈尔滨之夏音乐会,要在古典音乐上有所成就、有所影响,还要有一个过程。不仅要政府重视,舍得投入、留住人才,还要,展开双臂,拥抱世界,吸引著名的乐团来哈演出。我们的观众群体还有待培养,需要提高欣赏水平和素质。

三,你心目中的哈夏应该是什么样的?

答:我觉得哈夏应该办成哈尔滨全体市民的盛宴,然后再用我们的快乐去感染、去吸引更多的人来参加。政府也要下气力把哈尔滨之夏这个品牌叫响,吸引全国、全世界的音乐家来互动,把哈尔滨办成很多国家级音乐比赛之乡,把哈夏办成很多音乐人走向成功的摇篮。那时,哈尔滨之夏才是实至名归。

四,你为哈夏做过什么?比如你的黑龙江省音乐家协会吉他专业委员会参加过哈夏的演出吗,效果怎样?

答:我最近的一个圈子——可以理解为我最近几年接触的圈子,也可以理解我近距离接触的圈子——就是我们省吉他协会的圈子。不同的是大家做什么的都有,相同的是大家都喜欢吉他。

经过多方艰辛的努力,2005年,我们黑龙江省音乐家协会吉他专业委员会正式成立了。我是黑龙江省音乐家协会吉他专业委员会的副秘书长。为什么说是经过多方艰辛的努力呢?因为在过去,吉他在人们的心目中始终没有得到正名。很多人都认为吉他就是为一些靡靡之音伴奏的乐器,上不了大雅之堂。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随着改革开放,国门的开启,特别是流行音乐的普及,人们才开始认识到吉他是一个音色独特而优美、既适合独奏又适合伴奏的乐器,不仅在现代音乐中占据重要的地位,还有着悠久的历史。可以说,没有改革开放,也就没有吉他在中国的传播和流行,吉他也就没有这样受人欢迎的位置。

这些年,我们利用哈夏音乐会这个平台,不断地向人们展示吉他的魅力。从1999年开始,虽然没有成立吉他协会,但作为吉他爱好者,我们也组织了吉他演奏家和爱好者参加哈夏的演出。几乎每届都参与,已成功地举办了许多场吉他音乐会了。每场演出我们都精心策划,突出不同的特色。有的是突出古典情调,高雅经典;有的是突出流行节奏,现代时尚,都取得了不俗的效果。可以说,每次演出都使观众们和我们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吉他日”。 29届哈夏,我们组织了吉他专场音乐会。由于积极参加历届哈夏音乐会,我获得了市政府授予的“哈尔滨之夏音乐会先进个人”荣誉称号。

光弹的好,我们还不满足,还要唱。去年,我们组建了“老哥组合”,开始排练经典的、适合吉他伴奏的老歌。今年,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我们省吉他协会组织了赈灾义演,“老哥组合”首次公开试演,获得了较好的效果。现在,我们每周四都坚持排练,并打算在下届哈尔滨之夏音乐会上正式亮相。

音乐我喜欢,哈夏始终是我们的节日。改革开放三十年,我们很幸运地经历了中国流行音乐从无到有、从形式单一到门类丰富的过程。可以说,这其中,哈夏功不可没,她带给我们的影响巨大而深远。没有哈夏,我们就没有洞开音乐大门的途径,没有哈夏,就没有我们和谐生活的韵律。

音乐是我一生的爱好,哈夏也将伴随我一生。现在工作忙,只能是半专业地从事音乐工作,等将来时间充裕了,我一定会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音乐中,为哈夏作出实实在在的贡献,使这张哈尔滨的音乐名片更响、更亮。

                              (黑龙江日报 2008年3月刊载)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彼得 2010-8-11 17:14
谢谢刚子老弟为协会所做的工作。

查看全部评论(1)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黑ICP备10200175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