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他东方

吉他东方 首页 音乐故事 查看内容

音乐周遭的故事 ——眠.乐.禅.卡门.其它

2014-3-4 23:4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398| 评论: 0|原作者: 朵拉

摘要: 一、 静夜读词 把酒。临风。姜白石的《暗香》与《疏影》,落在饶州的湖泊里。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那是谁?李清照,整个宋代最孤独的女子,一个比黄花瘦的女子。一个香消酒难消的女子。 李清 ...

一、 静夜读词

把酒。临风。姜白石的《暗香》与《疏影》,落在饶州的湖泊里。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那是谁?李清照,整个宋代最孤独的女子,一个比黄花瘦的女子。一个香消酒难消的女子。

李清照:号易安居士。女。文,李格非。夫,赵明诚。清雅婉约。还有什么?词之外,唯一睹见的是一个背影。消瘦,寂寥,遮不住的忧愁。

辛弃疾。苏辛,苏辛,排在东坡之下是一种无尚的荣耀。或是无奈。

绿树听鹈。

更哪堪,鹧鸪声住,杜鹃声切。

啼到春归无寻处,苦恨芳菲都歇。

算未抵,人间离别。

马上琵琶关塞黑,更长门翠辇辞金阙。

看燕燕,送归妾。

将军百战身分裂。

向河渠,回头万里,故人长绝。

易水萧萧西风冷,满座衣冠似雪。

正壮士,悲歌末乇。啼鸟还知如许恨。

料不啼,清泪长啼血。

谁共我,醉明月?

都说辛稼轩豪放,我却找到了伤心的稼轩。

壮士。归妾。易水。萧萧的是西风。悲歌未彻。

谁共我,醉明月?明月在哪里。谁又在哪里?怪不得他又在《木兰花慢》里问道:

可怜今夕月,向何处,去悠悠?

大江东去浪滔尽,淘不尽的是东坡的故事。东坡的诗词。东坡的书法,文章。

东坡不是人,这是故友的一句笑话。意思是讲他太厉害了,在艺术与文学上的造诣近乎奇迹。

相反。东坡是人。只有人才能如此烂漫、丰富、可爱。明明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却弄出一道流传午年的名菜:东坡肉。真是个搞笑的老翁。另外也不知他大发诗兴的赤壁有没有弄锚。黄州悠悠。大江滔滔。古往今来,也只是有这么一个苏东坡,留不尽佳话。留千古名句。

读到柳永。

柳永是个令人感怀的角色。词风绵绵绮丽,浓艳得化也化不开。宋人说,有井的地方就有柳永词,不知是真是假。若是真,或许就相当如今的流行歌曲了。

什么《月亮惹的祸》。什么《偷心》。我知之甚少,也难以说出个子丑寅戊来。

《雨霖铃》,岂非是柳先生为我何作?每一句都暗合的紧。想是我多情了,柳永与我相差何止千年。

纳兰性德。早先对清代词人,我仅好此一家,不料,电视《康熙王朝》把他的父亲纳兰明珠大大地演绎了一番。

性德就是性德。 性德不是明珠。

泻一地星光。应该有月的,我却懒得探头。坐等天明。一壶新茶,凉了又温,温了又凉……

三、死亡之约

低沉、晦涩的柔板,统乐缓缓升起。然后袅袅地飘在空中,让幽暗无天日灯光更黯然,更神秘。

谁的曲子?如果有人问我,我会摇头。

音乐的色彩一直不曾明亮,更没有热烈,久久的,没有管乐也没有行板。

看到了。我看到了。

我甚至有些激动,音乐里隐隐现出一种神秘的微光,因为短促,所以永恒。

酒杯空了,脸色潮红。心却在袅袅上升的弦乐里,缓缓下沉。

一直上升的音乐,似乎开始沉落了。从晦涩变成平淡,平淡的没有情节,缺乏基本的节奏。似是死为生的见证,一切的荣光,梦想,耻辱……都沉入这一个深沉的黑洞。

合上眼睛。

祥和而美丽的死亡之乐,莫非生命的终点远比起点要来的令人愉快。

眼睑很沉。沉得再也不愿打开。我感到下沉得很愉,一束并不强烈的白色光芒要将我整个吞没。

灵魂已经上升。

显。是个中学教师。

显我的朋友。是音乐人。是甘愿埋没才华的人。

显很现实。显换了一张唱片。是《英雄进行曲》。

贝多芬。是个很难懂的家伙。

我唯一听出点味的是《致艾丽丝》。《英雄》是最难懂的。《英雄》撕开了黑夜的口子。

热血在冲腾。

“哇”的一声。我口吐鲜血。显到笑了。

死神恍恍的溜走了。音乐正在一步步推向高潮。贝多芬是很难弄明白的。

日出就快来临。

四、虚构中的一个人

重读年少时期的习作,纸张已发黄。

虚构中的一个人。

虚构中的一次邂逅。

虚构中的一场爱情。

虚构中的一枝秃头的毛笔。

钟晴在一次旅途中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奇妙的瞬间。醒来时,看到近处的湖畔景色宜人。

西湖从来都是美丽的。也不缺少故事。

湖畔的某个人,让钟晴心乱得厉害。她确信这是梦里的男子。

某个人,某人背影。竟让钟晴感动如此。

钟晴很“凑巧”地在湖边的一家酒吧遇到了她。

她是个富有心计的女人。她为她的布局陶醉不已。当这个梦里的人坐到她边的上时候。许多过程与细节,一并略去了。

直接奔向高潮。这是后现代派音乐的特点。恰巧。钟晴就是个后现代派,她的爱情也是直接从高潮开始的。

记忆随热情褪去。

模糊,只剩下一些模糊、触觉。喘息。呻吟。挣扎。钟晴对躺在身边熟睡的男子,感到陌生。虽然他的睡态,令人怜爱。像一个孩子般天真。

他不是梦中的男子。

钟晴在天未亮的时候,就披衣离去了。

略去细节。略去记忆。

梦里。梦里的人。

那个有着轻烟浮尘般忧郁眼神。恬静寂然的脸庞,尖瘦的下巴,完整而柔和的耳廓。神秘的唇纹。柔软披散的头发。

梦里的男子,完美的令人心醉。

心醉?然后碎了。

西湖,雾霭霭升起。

日出。用辉煌撕开朦胧。多少有些残酷。

人生本就有许多酷烈的邂逅。更酷烈的离别。

钟晴坐在车厢里。

她从此再也没有回到西子湖畔。 梦中。

人生不是梦。

爱情却是梦。 一场无涯的梦。

五、僧人的心境

读禅宗的公案,我羡慕僧人的心境。

灵山。尊者迦叶。拈花示众的佛陀。

迦叶的那一笑。不倾城,更不倾国。那是澄明的一笑,那是寂寂空空的一笑。那是开启禅门的一笑。

世尊曰:

吾有正法眼藏,涅磐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

道信问师僧璨:如何是佛心。

师答曰:汝今是什么心?

道信曰: 我今无心。

师曰:汝既无心,佛岂有心耶?

又问:唯愿和尚教某甲解脱法门。

师云:谁人缚汝?

对曰:无人缚。

师曰:既无人缚汝,即是解脱,可须更求解脱。

道信是大悟了,后来成了禅门大宗师,我读完这段对话,心中亦难免一惊。

有心无心,有缚无缚。人生诸般苦恼,是何人作怪。惟心也。有所思,似有所悟。却依旧未得法门,我越发羡慕僧人的心境。

因一事而开悟。闻一言而得道。

六、《卡门》

《卡门》。梅里美的《卡门》。

卡门,唐·约瑟的卡门。

当唐·约瑟的匕首刺入卡门的身体的时候,同时他自己的灵魂也在此一刻死去了。

欺骗。美丽女人。爱情。这是人类永恒的希望。

唐·约瑟。从一个规矩的尉级军官,到走私犯,抢劫犯,杀人犯。这里面只有一个原因。对一个美丽女人的痴迷。爱情竟能如此盲目。

如果说唐的叛离者有着人性的真实。有着小人物命运的无柰的话。杀独眼龙的时候,人性里最丑陋的忌妒在膨胀。这与早先杀一个军官根本是另外一回事。

当人善良的一面消遁的越多,丑陋的一面就会膨胀的愈多。最终,唐的刀子刺入了心爱的卡门的身体,依然是因为忌妒,因为爱情的独占性与盲目。

《卡门》是一个经典的故事。

克 卡门是一个典型的女人。不论移植到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时代。都有数个卡门。卡门是一个真实的骗子。从某种意义上讲,她对唐·约瑟一直是真诚的,包括那最后招死亡的坦白。

卡门爱过唐·约瑟。可她后来不爱了,而唐依旧深爱着卡门,这就是悲剧的诞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黑ICP备10200175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