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他东方

吉他东方 首页 音乐故事 查看内容

弦之楼之琴声

2014-3-4 00:4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924| 评论: 9|原作者: 修宏宇

摘要: 周末的家庭聚会上,姐夫来了,问他在忙什么?他说在忙老道外太古街的拆迁,我一下子想起了弦之楼,那幢老楼,初见时,就已弦断音残,老态垂垂,到今天,恐怕已如最后一抹夕阳,消隐在城市的深处了吧? 周末的家 ...

修宏宇(哈尔滨)

   周末的家庭聚会上,姐夫来了,问他在忙什么?他说在忙老道外太古街的拆迁,我一下子想起了弦之楼,那幢老楼,初见时,就已弦断音残,老态垂垂,到今天,恐怕已如最后一抹夕阳,消隐在城市的深处了吧?

  当晚,探身出窗外去晾衣服,一抬头,见一轮沉静的皓月正当空悬挂,不禁发起呆来:七十年前的月亮会记得弦之楼年轻时的模样吗?会被它处处飘荡的琴声吸引去吗?就像南来北往的文人、墨客和歌者一样,背一路风尘,登上木制的楼梯,前去弦之楼拜访。

  十年前,我们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张晔先生,他曾在旧货市场花五元钱买过一把特别的琴,可当他把琴拿出来时,我都有些失望了,很旧的吉他,弦都已经断了,暗淡的琴面不知被多少只手触碰过,张先生笑着说:“这琴其实叫Unlculele,出身名门啊,你看这里面的数字,1928年凤梨牌的,产自夏威夷”,他又将琴半立起来,让我看到琴身里面,贴着一个标记:弦之楼藏。

  弦之楼的楼主名为任国治,号白鸥,他一生视琴如命,张晔先生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起与白鸥老人交往,他断定这琴曾归老人所有。

  上世纪二十年代初,一对来自广东的任姓夫妇,在哈尔滨道外二十道街上,建立了一件专门为穷人服务的平民医院,受家庭的影响,任老先生的儿子任白鸥,也在日本东京医科大学取得儿科博士学位,与父母不同的是,他对行医并不热衷,而是穷尽一生的财力和精力,去热爱音乐。

  后人称任白鸥是伪满时期进步的音乐教育家和音乐活动人,他熟通音律,曾跟一位俄国人学过琴,上世纪三十年代中期,他与一些热爱音乐的朋友组成口琴社,就利用他的医院、当时的广东会馆进行弹琴排练,他将那幢楼称作弦之楼,口琴社是东北地区唯一一个中共领导的文艺团体。

  因为任白鸥家境富裕,同时对音乐具有很高的造诣,因此在弦之楼上,在他的身旁聚集了许多进步的音乐家和流亡艺术家,像剧作家塞克,画家韩信之,音乐书法家刘中,指挥家秋里等等,据说,郑律成的《解放军进行曲》就是在弦之楼上完成的。

  后来,张晔先生专程领我们去拜访了弦之楼,如今的那里已成了一座破损的居民楼,他将我们领到二楼的一间小屋,说:“这里曾是老人专门用来放琴的房间,曾经分门别类地摆放过老人托人从世界各地购回的几十把琴和几千张唱片”,我环视着空荡冷清的房间,目光在阳光中穿越时光,我仿佛看到老人细心擦拭着琴的身影,他一边擦一边用心捕捉着风吹过时那若隐若现的弦音,嘴角弯出一抹淡淡的笑痕……对于一生没有亲生子女的白鸥老人而言,那些琴就仿佛是他的孩子。

  与世纪同生辰的白鸥老人,“文革”中就病死在弦之楼上最阴暗的房间里,张晔先生为我们遥指了一下那间房的窗,正值初春时分,檐间的积雪正在消融,一滴,一滴……我的眼前又出现白鸥老人临终前的样子,他的心中一定在惦念着他那些已经不知流散到何处去的心爱的琴,檐角的滴水仿佛是从前的手指,一下,一下,拨弄着依旧存留在老人心底的琴弦,在淡淡的音乐声中,老人慢慢地合上眼睛……

  不知为什么,在今晚我又想起了弦之楼的琴声,那琴声飘过七十年的光阴,飘向我身后的岁月,我想这琴声就是这座音乐名城用音符写就的自传中,不能被忽略的一个章节。(该建筑位于道外靖宇大街313号内以列为保护建筑)

本文内容由 彼得 提供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2013-1-28 20:27
瓦西里谢尔盖耶: 道外那几条街的风格似乎更属于中国人。
是中西合璧,前立面是巴洛克式后面是四合院式的。
引用 2013-1-27 02:21
道外那几条街的风格似乎更属于中国人。
引用 2011-3-30 05:11
应该加以妥善保管!
引用 2011-3-24 09:54
邓涅金: 不知那把琴最终的命运如何?
张晔先生过世后留下了几件老乐器,有吉他和曼陀林等,应该在他的外甥或者儿子那里,不知目前的情况如何。
引用 2011-2-7 17:11
http://www.jtdf.net/?145
引用 2011-2-2 15:09
不知那把琴最终的命运如何?
引用 2011-2-1 04:09
邓涅金: 夏雨老弟十多年前制作过有关该楼故事的专题片,该片被评为年度最佳社教纪录片。
当年的张晔先生已经过世几年了,在参加葬礼的时候播放了纪录片《弦之楼的琴声》,很多人为这个故事所感动。
引用 2011-1-30 09:45
夏雨老弟十多年前制作过有关该楼故事的专题片,该片被评为年度最佳社教纪录片。
引用 2011-1-30 00:42
这篇文章勾起我十多年前的美好回忆!

查看全部评论(9)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黑ICP备10200175 ) Copyright © 2001-2013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